欢迎光临广东科来麻将制造有限公司网站!
设为首页 | 收藏中心 | 关于我们 |

随着鼠标点击就进入了她所在的一桌

您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 招聘中心 >

随着鼠标点击就进入了她所在的一桌

发布时间:2017-06-18 19:58

 
  
  昨晚赌兴正酣,朋友蝶拉我,随着鼠标点击就进入了她所在的一桌,开始只是茫然点入,没注意一些不同的东西,待我细看,我竟有点欣喜,原
  
  来同桌中全是以前在一起玩得很要好的朋友,而这些朋友都是在一次意外中全遗落了,为此我曾经伤心了好一段时间,如今重又相聚一起,惊喜
  
  之情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,此刻所有的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,我们只是这么边打着牌边乐着,说笑着,房间里乐融融的弥漫了久别重
  
  逢的欢乐气氛。
  
  快两年都没见的艾伦,今天竟然也来了!看着视频那端的他,好像有些瘦了,但还是那么容光焕发,精神饱满。记得第一次遇见他,应
  
  该还是2006年暑假快结束的时候,我碰巧破例第一次出了视频,那天我穿着一袭简单的棉布连衣裙,简单的长发披在脑后,就是这么简单的样子
  
  却引起了他的好感,他是在面对面第一个加我为好友也是第一个送我玫瑰花的人,以后的日子里只要我在面对面,他就经常和我一起打牌,再后
  
  来我们又一起遇见了两位很好的朋友,我们四人便就成了棒打不散的牌友,我们在一起时那么开心,那么的无拘无束。而艾伦对我,总是有那么
  
  多的关心,总感觉有些与众不同,他要了我的手机号,偶尔他会发信息问候我,我偶尔也会接听他的电话,一来二往的交流中,我知道了他是一
  
  名商人,出生台湾,中兴大学毕业,攻读过经济管理,在上海开保健品公司,因为家庭原因,走进了无爱的婚姻,他是个典型的知识型商人,儒
  
  雅而稳成的样子让我感觉他如我的兄长一般。而他在每次的电话交谈中却无悔的喜欢上了我的声音,一起打牌时曾听他跟其他两个玩伴夸我的普
  
  通话字正腔圆,音如天籁,这么直白的赞美,常引起玩伴的玩笑,我却一直保持着沉默。终于有一天,他在电话里打破了这份沉默他说我们网恋
  
  吧,如果可以,他想亲手为我披上婚纱让我做他的新娘,然后带我去台湾或是美国定居,这样的的表白当时让我有点发懵,初涉网海,对于什么
  
  都不懂的我,怎敢去挑战封建道义,更何况我也绝非不自知之人,我一个寻常女子没有惊艳的容颜没有超凡的能力,又怎敢去消受这样的命运,
  
  我没有答应他,相反却含蓄的奚落了他一番,对于我多少都含有点讥讽的话语,他没有生气没有抱怨,只是一笑置之。我们还是一起打着牌,他
  
  还是那么关心着我,关心着我过得是否快乐和开心,是否偶尔有着不幸福和烦恼的时候,每次下线总会恋恋不舍一次又一次的嘱咐我要保重。
  
  再后来,在我情感的空间呈现一片不和谐之声时,我遇见了一个叫cfy的年轻人,我的感情盲区一下子鲜亮起来,那段时间,为了追求
  
  心中所谓的那份友情,我忽略了很多朋友,包括艾伦,尽管有时和他正打着牌,但只要cfy一来,我便会撇下他去陪Cfy下五子棋或者联手赢金币
  
  ,每次我总能看出视频那端的艾伦,微笑的面容下有着一份失落和怅然,但我却从没考虑过他的感受,而每次再和他相聚打牌时,他还是那么儒
  
  雅的微笑着,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旧对我嘘寒问暖。
  
  当我在情感的岔道上跌跌撞撞的走了很久,当我在经历过生命中不断出出进进的许多人时,我已经换过好多次手机号了,因为教数学
  
  而对数字特别敏感的我,脑海中记住了很多的号码,却独独忘了艾伦的,而当我再能想起他时,却发现已经好久没见到他了,我翻遍好友栏,也
  
  不见曾经熟悉的那些人!所幸的是蝶是我的QQ好友,我向蝶打听艾伦,却被告之,艾伦因为久不见我,也不再来面对面了,我忽然想起,是我冷
  
  落了他,冷落了那份真挚的感情,我的做法多少有点伤害了他。我忽然很怀念他,怀念他对我的关心,于是我还是跟以前一样,依然会来面对面
  
  ,只是不再玩积分,而总是在赌海里遨游,我希望有一天能再次遇见他。
  
  日子过得好快,转眼快两年了,在我觉得已经不可能再见到他时,他就这样突然出现在我眼前。时间没有隔阂我们,我和他还是如老朋友
  
  聊着天,他还是问我是否过得好,他说他常惦记着我,发过好多信息给我却没有得到回音。当得知我因身体不好休假时,他竟细心得教我怎样利
  
  用红枣补气养血,他嘱咐我不能多泡网要多休息,而此时,看着如我兄长般的他,我的眼睛竟有些湿润,同桌的几人中,唯独我因特殊原因没有
  
  出视频,我想解释,他理解的微笑,我知道,他从不会强求我,这也正是我欣赏他的地方。他告诉我,他刚从奢华之都迪拜度假回来,抱着试试
  
  看的心理上来看看,居然真的还能碰见我,他特别高兴,他还说过一段时间再去迪拜,邀我同往,我婉拒,他还是微笑着,只是已经少了以前的
  
  失落,这正是我希望能看到的,我只希望他象我的大哥哥,我和他永远都不要陷入感情的漩涡,那些烦人恼人的情感上的事已经让我有了厌倦想
  
  放弃的感觉,纯粹点的友情未必不好,和这样一个知己大哥相伴走一段人生之旅,那应该是一件很幸运和幸福的事情。
  
  久别重逢,我们都有太多话要说,尽管他第二天还有应酬,但还是和我聊到了凌晨两点才下线,我问他还会来吗,他答会来的,只是我知
  
  道,我和他并没有多少交集,我们总会在网络上擦肩,他每天因为工作,很晚才会上线,而我也因为工作,必须要早睡,他笑着说,随缘吧。临
  
  下线,他还是一遍又一遍的说着保重,那份真挚连着网络两头,一直温暖到我的心里。